想方设法招徕人才,才能让自己更强大

时间:2019-05-12  栏目:名人故事  

想方设法招徕人才,才能让自己更强大_关于左宗棠的故事

古往今来,大凡英明的领导者,都十分看重人才,所以才会有刘备三顾茅庐、萧何月下追韩信等佳话。

左宗棠也不例外。他很清楚,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事业的成功离不开人才,想要在重重压力下取得成功,就不得不依靠人才。所以,一旦发现人才,哪怕踏破铁鞋,他也要将其挖到手。最具有代表性的一次就是三顾沈门请到沈葆桢为船政大臣。

同治五年(1866),福州船政局的筹划和落实创建事宜正进行到紧要关头,清王朝却突然下令,调左宗棠任陕甘总督。得知这一消息,左宗棠和福建官绅各界都震惊不已,造船之事关系重大,乃“非常之功,非他人任”,若是左宗棠此时西行,很可能出现非左宗棠“则费不能支而事终于废”的结果,所以福建百余名官绅联名写信给左宗棠,请求他万万要留下,等造船之事稍有头绪了,再前往陕甘。(www.guayunfan.com)左宗棠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他说:“自通商以来……泰西各国群起轻视之心,动辄寻衅逞强,靡所不至。此时东南要务,以造轮船为先着。”为此,他希望先找出妥善之法,不要让设厂造船一事因自己的离任而受到影响。

但这是一个难题:若是让将军督抚兼管船政,似乎最为合理,但他们事务繁忙,官位又随时可能发生调动,很难处理好船政之事;若是让朝廷另派官员来福建,必定耽误一定时日,无法解燃眉之急。左宗棠顿感压力山大,最后恳请朝廷宽假三个月,以便将福建诸事料理停当。

在这三个月里,左宗棠带领福建官绅、士民抓紧时间建设船厂,使得各项进度都超前完成。可是,左宗棠仍旧纠结不已,船厂虽然马上要建成了,但他的压力丝毫未减,因为他不能这样一走了之,必须找到人来接替他的工作。由谁接管船政成了摆在左宗棠面前的一个新难题!就在左宗棠眉头紧锁之际,几个本地官员向他推荐了一个人——沈葆桢。

沈葆桢,字幼丹,福建侯官人,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进士。他出身寒微,家境清贫,小时候靠着父亲坐馆执教所得的微薄收入维持一家十余口的生计。虽然如此,沈葆桢仍然是个有后台的人,他是大名鼎鼎的林则徐的外甥兼女婿,从小深受林则徐教诲和影响。沈葆桢的母亲林蕙芳是林则徐的妹妹,品格高尚,知书达理,堪称东方女性之典范,沈葆桢继承了母亲身上的高尚品格,并在父亲和舅父的谆谆教导下培养起民族的浩然之气。

童年和青少年时期的沈葆桢,是舅父林则徐藏书楼上的常客。那时当地有一位研究新潮思想颇有见地的名人叫作王景贤,是林则徐的好朋友,更是林则徐藏书楼上的常客。他见到沈葆桢小小年纪就谈吐不凡,见解精辟,忍不住啧啧称奇,一来二去,就跟沈葆桢成了忘年之交。沈葆桢受其影响颇深。

有一次,林则徐问沈葆桢,如果让他当官,他要如何当?沈葆桢回答:“唯明与威耳。”林则徐追问何以为明、何以为威。沈葆桢回答:“唯公,则生明;唯廉,则生威。”也就是说,一个官只有做到公与廉,肯无怨无悔地报效社稷、爱民如子,才称得上是一个好官、勤官、清官!

林则徐听后异常激动,连忙命人取来文房四宝,让少年沈葆桢写下“唯公,则生明;唯廉,则生威”的横幅,接着他又挥毫写下“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的横幅勉励沈葆桢。这两句话也的确成为沈葆桢一生为官的准则和信条!

晚清的官场颓败风气极重,沈葆桢置身于这样的泥潭中,虽然无力扭转乾坤,但仍然坚守自己,“出淤泥而不染”。有一次,河南有位叫作沈秉贵的远房亲戚辗转找到沈葆桢,说是自己在县丞的位置上干了多年,如今县令一位出现空缺,希望沈葆桢能够帮忙说句话,让自己顶上去,并拿出一张两千两的银票“孝敬”沈葆桢。沈葆桢断然拒绝了沈秉贵的要求,还郑重其事地教育他要廉洁奉公!

沈葆桢早年跟随曾国藩镇压太平军,做出了极大贡献。天京陷落以后,洪秀全之子洪天贵福在部下的保护下逃走,辗转逃到广德,最终便是被沈葆桢的部署抓住并处死!皇帝十分欣赏沈葆桢,称赞他“爱国如家”。咸丰六年(1856)到同治元年(1862)的短短六年之间,沈葆桢从四品知府晋升到从二品巡抚,中间还有两年的自动离职,其升迁速度之快简直令人惊叹!虽然这与曾国藩的器重是分不开的,但更重要的是他本人的才能和声誉!

左宗棠想到这些,不由得激动万分,觉得沈葆桢就是他寻觅已久的接班人。而且,此时沈葆桢正因守孝而闲居福建老家,这岂不是天意使之然也?!左宗棠心花怒放,马上修书一封,派人送上门去,请沈葆桢出山相助。

然而,左宗棠连写两封信,沈葆桢都委婉推辞,坚持要在家里当孝子,不问政事。左宗棠十分郁闷,干脆亲自登门拜访。结果,连去两次,沈葆桢仍坚持不肯出山。这让左宗棠十分失望和烦恼,眼看离任期限将至,这唯一的适合人选又软硬不吃,该怎么办呢?放弃?左宗棠摇摇头,坚决不肯!在他看来,沈葆桢就是唯一的选择,所以必须搞定他!冥思苦想一番以后,左宗棠决定采用激将法,逼迫沈葆桢乖乖就范。

这天,左宗棠带着一包东西第三次来到沈家。果然不出他所料,任凭他如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沈葆桢仍然坚持到底,死活不肯答应。

最后,左宗棠急了,将手里的东西硬塞给沈葆桢。沈葆桢以为是礼物,拒不接受。左宗棠却一脸严肃地说:“这不是礼物,也不是我的东西,是你们家的东西,我是完璧归赵!”沈葆桢一头雾水,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早已发黄的旧书稿、文牍之类。

没错,这些书稿就是林则徐在湘江夜会时交给左宗棠的,里面记载了林则徐在任陕甘总督和流放新疆时耳闻目睹的一些政事要览、舆地札记。当时,林则徐与左宗棠谈论天下大事,谈及边防,林则徐十分欣赏左宗棠的见解和才华,就把这些札记交给左宗棠,嘱咐他西北国土之重要,一旦有事,务必确保边防,以求西北一隅长治久安。

此时此地,左宗棠拿出这些札记,旧事重提,表示:“如今西北多事,朝廷派遣我移督陕甘,可是船局正值草创时期,同样离不开我,只好回复圣上,不是我抗命不从,实在是分身乏术,只好将林文忠公(即林则徐)的重托交还给他的子孙后代!你们要怎么办,跟我左宗棠就没什么关系了!”

了解到事情原委,又听到左宗棠这一席话,沈葆桢顿时目瞪口呆。朝廷任命,谁敢不从?更何况,左宗棠此去西北,正是林则徐生前所托,若是因为福建之事,耽误了西北边防,别说左宗棠会因此获罪,就是他沈葆桢,恐怕也没脸面去九泉之下见舅父兼岳父林则徐吧?无奈之下,沈葆桢只好同意出山主持福州船政局。

左宗棠的确没有选错人,沈葆桢确实乃一介可靠人才,在他的主持下,船政局经营得风生水起,在中国近代造船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同治八年(1869),在沈葆桢的主持下,福州船政局建成中国真正意义上自造的第一艘轮船“万年青”号,书写了中国近代造船和海军史上光辉的一页。光绪三年(1877),又建成我国第一艘铁肋木壳军舰“威远”号。福州船政局先后建造了十六艘轮船,这些轮船都成为中国水师的主要装备!

一个成功者之所以能够从重重压力下破茧而出,翱翔于空,往往离不开他人的相助,尤其是人才。而人才通常是可遇不可求的,只有找到合适的人才,才能够为压不垮的人生增加几分胜算!

左宗棠很聪明,他懂得发现人才,更懂得如何挖来人才!没错,挖掘人才也需要技巧,但道理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找到对方的弱点,灵活应变,将对方吃死,自然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