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场的地位_滇西抗战史

时间:2019-07-15  栏目:历史故事  

中国战场的地位_滇西抗战史

尼米兹上将说:“日本不能仅由海军行动击败之,甚至其舰队的被摧毁也是这样。为了保证胜利,一定需要在中国的根据地。”(合众社关岛十一日电)这是关于亚洲战场战略的至理名言。自从美军占领塞班和关岛的大胜利以后,有一种关于战略上的意见抬头,这种意见认为马里亚纳离日本本土仅一千五百英里,如果美军由该地直攻日本本土,就可以击败日寇,很快结束战争。既然如此,那么中国大陆就没有什么重要性,中国战场上的情形尽可原封不动,而盟国仍可以击败日寇。反过来说,我们中国尽可以不用自己有什么努力,完全依赖盟国外援就可以了。这种意见显然是很危险的,然而大后方竟有一批人大肆宣传这种极其危险的意见。当美军在塞班登陆的时候,重庆《扫荡报》即于六月二十三日登载国民党的日本问题专家龙德伯氏一文,竟谓:“日本若是照我们所预料的战败了(指塞班之战说),那么太平洋战争有一二个月内结束的可能。”该报于六月二十六日又载刘为章氏一文说:“日本军阀看吧……你们也许会在纳粹毁灭之前先上断头台。”重庆《中央日报》于其六月八日的社论中说:“倭寇的无条件投降,或者可以不待欧洲战事的终结而实现。”国民党报纸在塞班登陆时的这种言论,表示他们神经非常衰弱,表示他们急于想依靠盟国,不用自己努力,轻易取胜。日本帝国主义者希望有“神风”来解救他们自己的败亡的命运,中国的新专制主义者则希望依靠外力取得抗战胜利,以便维持其独裁统治,以便拒绝实行民主政治。这就是国民党的代言人们在上述各种论调中的真意所在。

但是这种轻易获胜的希望终于是没有根据的,其原因所在,就是日寇直到现在还保持着他的海陆空军的主力。马利亚纳群岛的美军胜利是一个极其巨大的胜利,这胜利表示美军将士的英勇果敢,表示美军统帅部指挥作战的异常优秀,这是应该大书特书的。马利亚纳今后将成为直捣日寇本土的极重要的基地,这也将变成必然的事实。但并不能因此就得出一个战略方针,以为只需要美军在太平洋上海战的努力就可以击败日寇,使其无条件投降。要真正击败日寇,需要太平洋战场上的努力,也需要印缅战场上的努力,但是比这些更加重要的,则是中国战场上的努力。马利亚纳的胜利给了其他战场以极大的便利条件,而且也会促进其他战场发生有利的发展,但其他战场上并不因此就可坐待胜利了,尤其是我们中国战场,如果存着坐待胜利的错误观念,对于洛阳、长沙、衡阳迅速相继失守这样极其严重的局面不以为意,以别的战场上的胜利来安慰自己,那就恰恰投日寇之所好,给日寇以最大的便利来延长战争,甚至准备再度反攻。所以在当前的情形之下,提倡中国可以坐待胜利,可以依赖其他战场轻易取得胜利,不强调中国战场上的努力,实际上是帮助日寇而已。

轻易获胜的思想之所以抬头,除了美军在马利亚纳群岛的大胜利为其冲昏头脑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东条内阁的倒台。国民党方面的领导人物,对于东条内阁的倒台,虽然不敢说这就是日寇即将迅速投降的表示,但没有强调小矶米内内阁登台之后对中国的进攻将更形加强,而仅仅强调日寇崩溃不可避免的一点。这种看法也就自然助长了轻易获胜的错误观点,而不努力于改革内政,加强作战。事实上,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们中间,侵略目标之不同,可以分成许多派别,其中有主张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有主张实现“东亚共荣圈”的,有主张“日满华”的,有主张“日满华北”的,有主张“日鲜满”的等等,他们中间互相争斗,但是绝没有哪一派曾同意开罗会议剥夺日寇一切殖民地的。东条内阁的倒台,仅是主张“大东亚共荣圈”的一派人的倒台,小矶米内内阁的登台,虽然在侵略的范围来说其野心要比东条内阁略逊一筹,但其对于保持所谓“东亚共荣圈”的决心与对策,不但不会比东条差,而且还会比东条强。正因为如此,所以小矶米内内阁登台之后,对我国的进攻不会比东条弱,而反会比东条凶。因此,企望轻易获胜,不图自强的观点,对我们中国就更为危险,更为可怕。

盟军对日寇作战的着着胜利是毫无疑问的,罗斯福最近亲自到夏威夷召开高级将领会议,并巡视阿留申群岛,此后美国对远东将更加增强力量,对日作战,并在不久将来便将举行一次有力的进攻,亦是毫无问题的。罗丘宣称德寇潜艇已不足为虑之后,英国派福莱塞上将率领庞大舰队前来远东,美国大西洋海军主力亦增调远东,今后盟军在海上的优势将更为巨大,这亦是毫无问题的。德寇不久就要垮台,巴黎即将落到盟军手中,红军下一次在华沙的大攻势将直扣柏林之门。德寇垮台之后,盟军的更巨大的兵力将移来远东,这亦是毫无问题的。现在全部问题就在盟军对日作战必须有在中国大陆上的反攻,才能保证胜利,没有在中国大陆上的反攻,即使有其他战线上的反攻,还是不能保证胜利。尼米兹上将的话是非常肯定而且非常正确的。(www.guayunfan.com)现在太平洋战场美军已经大举反攻了,印缅战场上和印度洋上的反攻也要开始了,中国战场上有没有反攻呢?中国战场上八路军新四军正对六分之五的敌人进行反攻,从今年年初起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止过,最近山东占领沂水、莘县等的消息,尤其使人兴奋。但是由于八路军新四军得不到任何接济和帮助,因而不能占领大城市和不能得到应有的更大十倍的战果。中国战场上的正面战场,国民党五年以来坐而观战,策划反共,压迫人民,断丧国本,尽管盟国尽力给以援助,却在六分之一的敌人面前弃甲曳兵,弄得不成模样,使这个战场成为现在全世界一切反法西斯战争的战场中唯一吃败仗的战场。虽然如此,但是国民党统治人士还是顽固不化,死啃着政治独裁与消极抗战方法的错误政策,把国内国外的一切诤言置若罔闻,以至七月一日的美国星期时报称之为“盟国之癌”。

为了保证迅速战胜日寇,当前急不容缓的是中国战场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国民党根本改变其反人民反民主和消极作战的政策,同时迅速采取必要的步骤,使八路军新四军和敌后广大的民兵与人民,使这些久经考验的力量,能发挥其更大的作用。只要做到这两件事,敌人要想打通大陆交通线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而已,敌后战场的反攻规模将更为巨大,尼米兹将军在中国大陆建立根据地的计划将更早成功,而置日寇于死地。否则,战争将要延长,胜利的保证会来得慢,胜利的代价会来得多,战后的世界和平亦会受到不良的影响。

——1944年8月29日《抗战日报》第1版